福州秋成两宝妈学习心得

燕燕于飞948
发起人
燕燕于飞948 - 中级柴胡班-福州秋成两宝妈
已邀请:

最佳回复

22
我和中医结缘算是很早的。
懂事起,我就发现爷爷家的客人特别多,每天络绎不绝的大人或者大人抱着孩子不断来登门。进门前愁眉苦脸、唉声叹气,出门时眉开眼笑、千恩万谢。农村里医疗条件很差,只有一个赤脚医生,药品也非常少。虽然医药费并不贵,但是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乡人也不舍得费这个钱,而且本能地对这个小诊所抱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身体有了毛病,能忍就忍着,忍不了他们就来找“三爷爷”,就是我爷爷。严格地说,我爷爷不算中医,他给人治病是什么方法都用。春天感冒流鼻涕,爷爷会给我一种白色的小药丸,吃一两天就好了,夏天出疹子,爷爷去田野上采来艾叶、紫苏给我泡澡,两三次也好了。有一年突然觉得背上奇痒,爷爷看了说是“龙藓疮”(带状疱疹),他拿出笔墨纸砚,慢慢磨墨,磨好了用毛笔蘸了点在那些痒痒的小脓泡上,顿时一种清凉舒适的感觉,然后他又点燃香,隔空在我背上挥了几下,没几天那些小脓疱都结痂脱落了(大学时有个同学得了带状疱疹,在厦大医学院治了三个月还没全好,女儿同学的妈妈前段时间也得了这个,也是在医院治了几个月)。还有一年我妈妈突然“撞鬼”了,嘴里胡言乱语,忽哭忽笑,爷爷带着他的“副马”,持剑念咒,点着香火绕着屋子走了几圈,妈妈竟然神奇地安静下来了。这些事情是我亲历的,印象比较深。听我妈妈说,爷爷还曾经用舌头舔去白内障病人眼睛里的翳子,亲自采药治好了被蛇药伤的孩子,最神奇地是爷爷可以赤脚过“火山”,用铁秤砣打周身而毫发无伤……
我至今也不知道爷爷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神奇的本领,问爸妈他们也说不清。据说我太爷爷也是个巫医,大字不识一个,“菩萨来了”的时候,居然可以给人开药方,专治疑难杂症,而且治好的还不少。史载楚地“好巫重祀”,还真不假。爷爷也会“下菩萨”,但是他能读书断字,还有不少藏书,我看的第一本启蒙读物,就是从爷爷那偷来的线装本《西游记》。
爷爷和奶奶一起抚育了八个子女,孙子孙女一大群。我们很早就和爷爷奶奶分开住了,所以童年时对爷爷的印象并不太深,只记得他总是乐呵呵的,我们这些孙子孙女都特别喜欢他。有时候他刚从地里耕田回来,满腿满身的泥,我们这些孙辈就一拥而上把他给围住了,爷爷从来也不恼,笑眯眯地把我们都搂在怀里。他的胸怀,似乎跟他身后的田野一样广袤。
我的童年,就是在爷爷的守护中度过的,无忧无虑,自由自在,无病无灾。
第一次去医院输液,是在小学二年级下学期。那段时间我突然觉得肚子经常有点痛,跟爸爸说了几次,他都没当回事,爷爷也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就建议我爸爸带我去镇上的医院看看。去的时候是牵着爸爸的手蹦蹦跳跳去的,没想到一去了医院就两个多月回不了家了。医生给我做了B超,说我肝上面长了个脓包,必须马上手术。当时我爸爸就懵了,哭着给我爷爷打电话。爷爷带了钱过来,两个男人颤抖着手在手术单上签了字,我在万分惊恐中被推进手术室,全身麻醉挨了一刀。医生打开我的腹腔,在肝上只发现小拇指大点的一个小脓包。随后就是两个月的挂瓶输液,两只手上都是密密麻麻的针孔,曾经的小胖手也很快瘦成鸡爪。肚子上的伤口不知怎么总也不愈合。有一天晚上,爸爸和妈妈照例在病房陪我,爷爷在外面长廊上的椅子上坐着打盹。夜深了,大家都昏昏欲睡。我觉得自己的身体慢慢飘了起来,飘向一个白色的通道,浑身被一道白光笼罩着,一种特别甜蜜特别舒适的感觉包围着我……突然我觉得自己的脚很痒,那种舒服轻松的感觉戛然而止,我不耐烦地动了动脚,迷迷糊糊中听见一阵嘈杂的声音。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妈妈告诉我,我差点死了。爷爷梦见太爷爷焦急地叫他,说我快不行了。他从梦中哭醒,叫醒我爸妈,说燕子快不行了,我爸妈一看,发现我的瞳孔都有点散开了,赶紧叫医生抢救。医生试了很多种方法,我都没反应,最后拿根火柴棒拨弄我的脚心,我才终于动了一下。医生也被我吓坏了,跟我爸妈说可能是肝上的脓包没清理干净,还需要再动一次手术,于是在我八岁生日的那天,我又被推进了手术室,原来的伤口被扩大了一倍,医生也没找到新的脓包,伤口还是不愈合。我爸妈对医生不再敬若神明了,而且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允许我再在医院躺下去。在爸爸的坚持下,我终于出院回家了,医生嘱咐要隔天去换一次药。每次去打开纱布,护士和爸爸都要叹口气,还是没有长好。后来有次我爸爸比较忙,隔了一星期才带我去医院换药,打开纱布包,护士发现伤口化脓了,她一边埋怨我爸,一边帮我清理,就在这时发现伤口上有根黑黑的线头,她拿镊子把那线头拔了出来,一小股脓也随之溅了出来。从那以后,我的伤口很快愈合了,但是肚子上留下一块很大的刀疤。当时年纪小,不懂事,重新上学的时候还曾经给好奇的同学们展示过,心里还颇有点小自豪的感觉。后来大了,又曾经听爸妈担忧地议论过,肚子上这么大一块疤,以后怎么嫁人呀,这块伤疤就慢慢变成了扎在我心里的一根刺。我学习成绩很好,又懂事听话,从小学到中学,老师都特别喜欢我,但是我心里总是有种深深的自卑感,我变得沉默寡言,落落寡欢,用初中语文老师的话讲,“成天磨子都压不出一个屁”。
后来我爸妈追忆说,我肝上的小脓包,应该起源于那年夏天的一只黄鼠狼。那是爸爸傍晚时在田里劳作时打回来的,放了一晚上,第二天剥了皮,一家人美美地吃了一顿,后来我爸爸妈妈还有弟弟,身上都先后长了无名肿毒,过了好多天才好,只有我看起来安然无恙,谁知这毒竟藏在身体里。后来我才知道,“肝脓肿”原本只是个小病,像我这么小的脓包,即使西医治疗,也只需要吃抗生素或者微创抽吸脓液就能很快好转。而伤口长期不愈合,只是因为我的身体对手术用的线很敏感,无法吸收。我挨的两刀都是没必要的……可怜我爸妈那时为了医生能多用点心思,还隔三岔五给医生送土特产。
我的童年就这样结束了。
后来读高中读大学,身边的同学朋友都开始陆续谈恋爱了,我的身边也有一些追求者,心里也有喜欢的人,但是自卑的感觉如影随形,让我对恋爱这件事怕多于爱,每次都觉得自己配不上对方,如果对方知道我肚子上有这个疤,肯定会被吓跑的。读大学时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公,他学历比我低,长得也不帅,但是热情开朗,乐观善良,我也不知不觉被他吸引,但是肚子上的疤像个定时炸弹,每次他表现出亲昵,我就赶紧躲开。有次同学聚会他喝多了,问我到底喜不喜欢他,我的表现时冷时热,他很困惑。后来我终于鼓起勇气告诉了他实情,他说他一点也不介意,还说他很感谢这个疤,不然我肯定不会看上他。写到这里,真的想对老公说句谢谢,是他的包容打开了我多年的心结,让我觉得自己值得被爱,可以敞开心扉享受属于自己的幸福。
硕士毕业后我们结婚了,我的家人朋友都不看好这段婚姻,不明白我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并不优秀的男人,留在一个三线的小城镇。但是现在我们有了漂亮的女儿,可爱的儿子,衣食无忧,生活中虽有小烦恼,但无大危机。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那些留在大城市,拿着高薪享受灯红酒绿的繁华的同学,谁知道会不会也有不足为人道的烦恼呢?
因为自己的这段特殊经历,我对西医一直都抱着不是很信任的态度,孩子不舒服,能不去医院就不去医院,能吃药就绝对不要打针、输液。怀上女儿时,也跟其他妈妈一样,看了很多的育儿书,坚信自己一定能好好把女儿健健康康养大。但是我不擅长煮饭,一家的饮食都是婆婆在料理。她老人家手艺很好,饭菜煮得色香味俱全,还顿顿换花样。女儿四个月开始加辅食,鱼、肉、蛋、水果啥也不缺,可是女儿胃口一直不好,每次喂饭都要全家总动员,喂的喂,逗的逗,唱歌跳舞变魔术,只要哄得她一张嘴,就马上一勺子灌进去。大便长期干、硬,每次拉大便都要哭。我虽然觉得这样不好,但是又没有能力说服他们,好在女儿抵抗力还行,九个月以前都没上医院。九个多月,在家人的劝说下,我计划断母乳,以便让孩子好好吃饭。快十个月的时候,女儿突然开始发高烧,当时我刚从一个同学那里得知幼儿急疹,但是也不敢确定,家里人又说高烧会把脑子烧坏,初为人母的我也不淡定了,几个人带着女儿辗转了好几个医院,有的说是感冒,有的说是口腔疱疹、扁桃体炎,吃了两天药,没有好转,最后连夜赶到省妇幼,那个看过去德高望重的医生说疑似手足口病,我和家人都庆幸及时带孩子来医院了。然后就是配合护士扎针,女儿因为喉咙疼,胃口不好,连续几天就靠一点可怜的母乳维持,头皮静脉注射的时候,护士找不到血管了,折腾了半天都没扎上,看到长长的针头在孩子头皮下拨动,我们真是心胆俱裂。女儿嗓子都快哭哑了,后来换了一个护士,扎脚上的血管,总算扎上去了。连续挂瓶四天四夜,孩子都不会笑了,整天都腻在我怀里。后来疹子已经出来了,我们抱给主任医师看,她竟然说是痱子,我们欲哭无泪,爸爸都想逃跑,说不要打回家去算了,但是最后还是屈服于医生的权威,再挂了一天。
儿子2016年1月出生,八个月的时候遭遇幼儿急疹,这次我坚持不去医院,不吃退烧药,三天后烧退出疹。换做以前,我也许能坚持不去医院,但是怎么也要给孩子物理降温,贴冰冰贴或者吃退烧药,之所以能这么淡定,除了女儿的前车之鉴,主要是因为我的大学舍友,石家庄圆圆妈带我走进了羊爸爸中医育儿的大门。
感觉我儿子是个特别有福气的人,怀他的时候据说产假只有98天,生下来政策就放宽了,产假180天。原本单位要派我去外地培训,无奈计划断奶,结果第二天就通知会议延期了。最有福气的一件事就是在他出生后不久,我就接触到了中医育儿,还赶上了第十期中级班的招募。
我虽然很喜欢中医,但一直都不得其门而入,在大家社区逛了一段时间,都没静下心来认真学习,进了考试组,感觉就像坐上了高速列车,每天睡里梦里都是表里六纲,高强度的学习,高频率地回帖改帖,让我对羊爸爸总结出来的小儿辩证套路有了基础的了解,从开始的一片茫然到现在基本能列对表里六纲,对小儿常见的小病能给出比较契合的中成药建议,这个进步不可谓不大,但是我觉得我最大的进步,是找到了解决长期困扰我的“婆媳问题”的方法。
每个生病的孩子背后,似乎都有个爱孙心切的奶奶。一开始,我也是到处倒苦水,觉得孩子出了问题都是奶奶的错,自己无能为力。但是在学习的过程中,在跟群里妈妈的探讨中,我逐渐意识到问题很有可能是出在自己身上。为什么奶奶能听得进别人的话就是不相信我?面对问题我真的努力了吗?我是真的想解决问题还是只是想发牢骚博取同情?
媛妈说得很对:婆婆是你的镜子。静下心来,从这面镜子里我逐渐看清我自己:我对自己的人生有很高的期许,但是却不愿意付出足够的努力。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败,就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
孩子是自己的,婆婆能帮忙感恩足矣,觉得带得不好,为什么不自己动手呢?对同事对朋友都能温柔以待,对自家婆婆却很少温言软语。婆婆年事已高,还要为诸多家事操劳,可曾真诚地表达过感谢,对她的病痛可曾真切地关心?
我试着做一点点的改变,已经收到婆婆丰盛的回馈。她带孩子的时候更开心了,给孩子喂食也会主动征求我的意见了,孩子生病也能严格忌口肉蛋奶水果了。两个女人的态度一转变,家里的气氛也马上转暖了,以前不想回家的两个男人也越来越喜欢呆在家里了。
中医和西医相比,就像太阳和北风,一个是发光发热,让人自觉自愿地摘掉帽子,一个是即使暂时吹掉了帽子,却让人冷得更想戴上帽子。这是中医治病给我的最大感悟。“正气内存,邪不可干”,这既是中医治病的理念,也是为人处世的哲学。自己的三观摆正了,内心健康了,对外界也能有更客观公正的看法。
最后,想借此文表达一下我长期以来没有及时说出来的感谢,感谢天国里的爷爷,是您让我最初感受中医的神奇;感谢疾病,让我更珍惜健康;感谢老公,给我爱和包容;感谢婆婆,对我的孩子付出无限的爱和关心。感谢羊爸爸,感谢圆圆妈,感谢媛妈,感谢我亲爱的同学们,一起学中医,让生活更美好!
1

羊爸爸-有问必答-紫苏 - 中级保和班-德州-夏天1305 热爱崇拜中医

赞同来自: 燕燕于飞948

写的太好了。看小说的感觉
0

本草 - 中级柴胡班

赞同来自:

神奇的爷爷!
0

旺旺ztw - 中级柴胡班—成都亮妈1312

赞同来自:

有写小说的潜力!
0

然爸 - 然爸-中级柴胡班-绍兴

赞同来自:

还以为小说
0

燕燕于飞948 - 中级柴胡班-福州秋成两宝妈

赞同来自:

看起来是小说,其实都是真事哈。不小心敞开心扉写太多太杂了,见笑了。。。
0

shashafeng

赞同来自:

请问你宝宝那时候大便干现在好了吗?看了你的心得更想学中医知识了!
0

商洛大曹 - 中级藿香班

赞同来自:

一个有故事的帖子。
0

梧桐那么伤123 - 坚持学习中医育儿

赞同来自:

感恩!看了宝妈的帖子,更坚定了我学习中医的决心!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退出全屏模式 全屏模式 回复
关于我们 |  对外合作
2014-2020©羊爸爸社区 - 蜀ICP备14027818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