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炎君:让我把你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羊爸爸辅导员
发起人
羊爸爸辅导员
2017-05-03 苏先生 羊爸爸
西医把鼻炎症状相关的问题分很多种类型:过敏性、干燥性、肥厚性、萎缩性、鼻窦炎,甚至鼻息肉、鼻中隔弯曲等,对照到中医的病名有鼽涕、鼻渊、鼻窒、鼻槁等。

在治疗方面不外乎查过敏原、吃抗过敏药、再严重引起哮喘就上激素;而鼻息肉鼻窦炎往往最后就是手术;小到社区医院大到三甲医院,基本都是差不多的套路。症状轻的只要吃了抗过敏药症状很快就能缓解,严重的可能不起太大作用,尤其是季节性相关的患者,每到春秋换季时,鼻塞、眼睛鼻子耳朵里痒、打喷嚏流眼泪、嗅觉降低、鼻子像水龙头一样哗哗的流,也可能伴有头晕耳鸣,严重的甚至引起喘咳。

神出鬼没的过敏源

在我临床中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个病例,有一位患者因为长年鼻子过敏伴发哮喘来找我,记得第一次他带了厚厚一叠的检查,这里头当然一定有大家所熟知的过敏原检查;他的过敏原除了常见 到的花粉、蒿子、尘螨等,还有一个“羊肉”。

***我当时问他:你是从小就吃不了羊肉吗?

他说不是。

他的童年印象里,放假时他父母带着他去牛街吃烤羊肉串吃的很开心...也不知道后来怎么羊肉就成了过敏原了;***

微信图片_20170503101120.jpg


当时他这么问我呢我也没给他什么合理的解释,就是按照中医辨证论治的办法给他治疗;经过大约一个多月后,他的症状得到很大的改善,人往往不舒服的感觉消失了就不愿意继续喝苦汤药了,于是他告诉我想停一阵子汤药;这一停药将近一年,隔年秋天他又因鼻炎的问题来找我,他说这次发作症状明显比去年程度轻了,而且有那么几次跟大伙一块吃饭不经意的吃了几口羊肉,想不到竟然安然无恙,这回他又去做了一次过敏原测试,打开报告一看,羊肉已经剔除在外。

这件事情呢就让我有所思考:

在发作及不发作之间,存在着导致这些过敏原指标阴性阳性之间的转换。

也就是他小时候羊肉指标阴性,前年阳性,汤药调理后又转为阴性。可见“羊肉过敏”并非天生的,也就是不应该容许这样的情况困扰你一辈子,这种情况是有办法改变的,过敏原它不过是反映身体情况的指标,并非真正的始作俑者。
微信图片_20170503101124.png


伏饮说:从来没有毫无原因的结果,鼻炎不是出生自带的。

微信图片_20170503101128.jpg


慢性鼻炎究竟是怎么来的呢?中国人看待疾病的发生的机理有两个很重要的观念—“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这两个观点呢正好今天借用来解释一下慢性鼻炎的发病机理:

那么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我把人的身体比喻成楼房,我们说的“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那就代表这楼房里住的全部都是正人君子;如果其中几位正人君子身体衰弱了,那么小人、坏人、伪君子就有机会霸占他们的房间,这些坏蛋在体内潜伏扎根,就是中医说的“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所以鼻炎总体的发病过程呢,首先是外邪来犯,加上正气虚弱,无力反抗,导致邪气久留。

我认为导致慢性鼻炎的重要因素:

感冒失治或误治

感冒虽是小疾,没治彻底往往导致邪气稽留;还有不少人对于感冒用药存在很大的误解,不辨别寒热,一概当成“炎症”,清热解毒、消炎祛火一派寒凉,容易将邪气内束,闭门留寇,造成寒包寒的现象。

大量食用生冷,不避风寒,空调过度……

不根据自己的需求量而坚持每日饮用大量的水、过食生冷瓜果、出汗后不注意避风寒,夏天长期待在空调房里...等,这些习惯让你不知不觉中为潜伏在体内的坏人提供了滋养他们负能量,这就是形寒饮冷造成的伏饮。

日积月累的阳气消耗

微信图片_20170503101132.jpg


鼻炎的患者有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这大把大把的鼻涕是怎么来的?用我们的肉眼和常识去判断,鼻涕中的成分主要还是水,这些从鼻腔里排出的水液属于中医所说的“水饮”的范畴,可以说是身体利用不了、堆积在体内的废水。也就是以上两点提到的原因,日积月累地消耗阳气,损害了脾肾处理水液代谢的功能,造成阳虚的体质,导致寒气、水饮,一点点的积攒在体内,这就是内饮停聚。也就是我所说的伏饮,是导致慢性鼻炎反复缠绵难愈的最主要原因。

诱发鼻炎的原因:正邪斗争

一些反复过敏的患者,到医院通常会被要求查过敏原,比如吸入性、食入性、接触性的过敏原,那么鼻炎患者最常见的诱发原因是什么?

柳絮、花粉、螨虫、寒冷、气味等都是比较常见的原因。

开头我举例的那个羊肉过敏的患者,为什么再复查后羊肉指标能够转为阴性呢?转为阴性代表着羊肉已经对他的身体来说已不再有激发过敏的作用了;那么大家可以思考一下,这个鼻炎的过敏反应,究竟是不是羊肉的错呢?其实说到底呢还是这个体质与内环境的问题。

鼻炎大部分有明显的发作期与间歇期,也有一类人是症状持续存在的。那么究竟发作、不发作、症状牵延持续,这三种情况有什么区别呢?

一个身体代谢能力很好的,身体是不会容许这些寒湿水饮待在体内,由于体内没有寒湿水饮的存在,这样的人哪怕是遇到外界的刺激,他的症状也容易在短时间内改善恢复。而那些体内有伏饮体质的人呢,平时不发作时可能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但那并不代表天下太平,其实这些病理产物一直待在他体内,伪装的很好所以身体功能识别不出来,一旦受到外界诱因的勾引,和这些潜伏的病理产物狼狈为奸、原形毕露,体功能才能够识别,启动排邪机制试图抗争驱赶,于是就产生这一系列的正邪斗争的激烈战况,症状发的越急、程度越重,代表我们身体的抵抗能力越强悍,奋勇杀敌;相反的当正气虚弱了,正气队伍里正剩下残兵败将,没有足够的资源,没有优良的武器,打来打去始终没办法把这些寒湿水饮驱逐出境,那就像八年抗战,呈现一种慢性迁延的战况了。
鼻炎因果树

微信图片_20170503101136.jpg


举个例子:一个种子落地刚要生根发芽,只要稍微一拽,很容易连根拔起;但如果有合适的土壤、充沛的水源,它会不断地向下扎根,等待春风一吹,很容易枝繁叶盛,花开朵朵。

鼻炎的发展如出一辙。在感冒失治、误治中,寒气种子悄悄地落地;此时寒气尚在浅表部位,体质尚可的患者只要能及时治疗,仅需要稍微用一些宣肺、解表、通窍的药物,不待种子往下扎根,即可抚扫尽去,扼杀寒气于外,防止传变入里。

形寒伤肺气,外寒趁虚而入,邪气稽留于鼻窍;饮冷伤脾阳,水液代谢失调,脾土里水湿泛滥,恰好给寒气提供了滋养,制造有利生长的条件,寒气种子寄生在这些湿乎乎的土壤里,开始扎根定居。

肾阳不但为前方作战部队提供补给,也是帮助脾阳运作水湿的终端火力。寒气久留,前方逐渐失守而陷于内,战情胶着,一点点的消耗日渐空虚的后备;寒湿逐渐削弱了脾主运化、肾主蒸化水液的功能,因此水灾横溢于内,这便是慢性鼻炎最深层的根本原因了。到此为止有没有恍然大悟,为什么一天只喝一杯水却流两杯鼻涕?就是脾肾阳虚造成无形之饮,通过外因的诱发而像水汞一样的往上打,成为有形的鼻涕。

蔓草丛生,倘若没把扎根的寒气连根拔起、没有改善潮湿积水的土壤,即便将表面的枝叶剪掉那也只是粉饰太平,内里依旧根结错杂,待来年春风一吹它还是会顺势蓬勃的。

微信图片_20170503101139.jpg


鼻炎发作是正气奋起挣扎的现象。

两军相争,势均力敌的战争是惨烈的;倘若正气已无招架之力,任由寒湿进入体内肆意摆布,那便会呈现症状虽轻但却漫长难愈的状态…都是正邪之间的相互较量啊!

鼻涕从哪来?

鼻炎的症状的出现,是很有先后次序的,总体来说都是鼻塞,鼻子发痒,反复喷嚏,再流出大量鼻涕,每天按照流程来来回回、反反复复,无限循环。那么问题来了,请思考一下以下问题:

为何这些症状是如此有规律地反复?
为何睡着时只鼻塞而不喷嚏?
为何晨起都以喷嚏开场?
为何先喷嚏后鼻涕,而不是反过来呢?

我们从鼻塞开始一个个分析:

微信图片_20170503101142.jpg


鼻塞:鼻炎的人几乎都鼻塞。24小时内哪一个时段鼻塞是最重的?答案是睡眠时!夜晚几乎是鼻塞而极少出现喷嚏、鼻涕的…多数人夜间鼻子不通改成用嘴呼吸,平躺着憋醒,侧躺哪里哪里就塞。

夜间属阴,阳气夜则归于内;此时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阴寒”病邪在夜间少了阳气的打击自然容易作祟;少了阳气的温化,寒邪将水饮凝滞,就是夜间容易鼻塞的原因;我们可以用冰块来作为寒凝饮结的一个象征物。

鼻痒:中医经典《伤寒论》中桂枝麻黄各半汤描述“不得小汗出身必痒”,鼻炎患者的眼、鼻、咽痒,和“不得小汗”同属邪气郁而不出的机理。当邪气要出不出的时候,人就会觉得烦躁而痒,所以这种痒就是一种邪气“纠结在局部”的状态。

苏先生是个有严重选择困难症的天秤座的,有时候休假一起床就开始想,我到底要做什么呢?于是打开手机先刷一下朋友圈,再查一下有什么地方可去,心里开始想哎北京那么大走去地铁再搭车什么的想一想就觉得很累,然后起来洗漱又觉得不能在家里宅一天,换好衣服想着出门,可是拖拖拉拉的,爱出不出的。。。大家懂得天秤座就是永远活在一种纠结的状态,就像徘徊在鼻子里的邪气似得,在家门内徘徊犹豫,爱留不留,爱走不走…

微信图片_20170503101145.jpg


喷嚏:屋里屋外温差大会喷嚏、柳絮进了鼻子会喷嚏、拿羽毛往鼻子一杵也会喷嚏;受凉了几个喷嚏后会发现皮肤微微发潮出汗;喷嚏是人体对于某种刺激物导致的一种排异反应,是一种驱邪功能的表现…就像内家拳的“发劲”,大家有没有看过叶问,你看咏春拳出拳是怎么打的,咏春拳讲究“寸劲”,喷嚏即是阳气发力把阴邪推出去的寸劲。

经过一夜休息,晨起阳气启动,此时遇到阴邪见一个打一个,见一个打一个…所以为何晨起喷嚏连连,其实是件好事,代表你的阳气开工干活了…

鼻涕:夜间寒气独胜,任性妄为地将水饮凝结成冰,造成鼻塞;清晨阳气始生,开始对冰块加温,在连续几次的喷嚏攻击后,将附身在水饮里的寒气击散,此时冰块逐渐化为水饮,冰川一化,水饮四溢,便造成大量的鼻涕。

作者简介:苏冠宇,中医主治医师,现任北京杏园金方国医医院主治医师。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师从多位名老中医,精于经方,验方,效方的运用。在中医理论,处方配伍等方面有较深研究。

文章经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
“杏园医话”(xingyuanyihua)
编辑:郭莎拉

进入【育儿小铺】查看羊爸爸育儿学堂
识别二维码|关注羊爸爸▼

2017.4_.10【5】_.jpg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退出全屏模式 全屏模式 回复
2014-2018©羊爸爸社区